甲方乙方电影经典台词

来源:转载

冯小刚品“甲方乙方”电视部分经典台词:

尤老板:“我啊,天天吃龙虾象拔蚌,顿顿都是大鱼大肉的,都给我吃恶心了(拍葛优的大腿)!不吃还不行啊(拍葛优大腿),得罪人!我啊,做梦都想过几天苦日子,野菜,棒子馇粥,你就让我可劲儿地造……哎,我的话你听明白没有啊?!(拍葛优大腿)”

葛优:“恩,你就去我二舅家吧,边远山区,又刚遭了灾。”

尤老板:“行!(拍葛优大腿)我可丑话说前头啊,要是让我吃着一点儿带荤腥的,我可跟你没完!(又要拍葛优的大腿,被葛优挡住)”

葛优:“甭管什么时候激动,拍您自己的腿。”

尤老板:“又拍不坏!”

(换葛优拍尤老板)“那也不行!”

葛优:“协议书,甲方:尤万成先生,乙方:好梦一日游,简称梦游。甲乙双方经协商达成协议如下:

一. 甲方责成乙方为其实现吃苦受罪之梦想。

二. 乙方应不遗余力地,创造性地完成甲方之重托。

三.如甲方未经乙方允许,单方终止之梦想,将被视为违约,括弧,如遇战争,自然灾害,及人力不可抗拒之因素,(尤插嘴:“天塌下来都有效!”),甲方应赔偿乙方一切损失。

四. ……”

尤老板:“甭四了,我给你签字不完了吗。我要反悔,瞧见没有,这球场,还有这奔,

就全归你们了!”

葛优:“这就是我二舅家。”

梁子:“怎么样,尤老板,这地方够苦的了吧?”

尤老板:“不苦,还有鸡呢!”

葛优:“二舅,尤先生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平常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尤老板:“那不行,得吃得比他们还次,我大老远上这儿来不就是为了我那吃苦的梦吗?!”

“行,那你身上可不能留钱,电话我们也得收走。”

“你都拿走。”

“车我们也开走,你什么时候想吃肉了,我们再来接你。”

葛优:“二舅,我们走了,你们一定把院子里的鸡看严了,每天过个数。”

冯小刚:“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金秋啊!……”

梁子:“咱是不是该把那尤老板接回来了吧,跟山里待俩月了。”

冯小刚:“忘一干净!”

尤老板蓬头垢面蜷缩在村头土窑上,看到奔驰车出现,不禁老泪纵横。

二舅:“哎呀,你们可来咧,尤老板都快变成黄鼠狼咧!”

葛优:“他现在想吃肉了吧?”

二舅:“他连耗子都吃了,就差要吃人呐!”

葛优:“那咱院子里的鸡是不是都让他吃了?”

二舅妈:“哎呀,全村的鸡啊他都没饶喽!”

冯小刚:“来,来来来,去跟二舅告个别,来。”

尤老板:“我早就跟他们告过别了我,我天天跟村口那土窑子上盼着你们来接我,我这回说什么也不下这车了,告诉你们,甭想把我给扔下再!”

冯小刚:“那怎么行啊,你把人家村子里能吃的肉都给人吃了,不下车打一招呼就走,你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尤老板:“我知道我给这村子祸害得够戗,我一定给乡亲们多办几件好事,我先给他们投资办一养鸡厂,我吃一只我还他们10只。”

冯小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吧,等再过两年,山里头也富了,你要再想吃苦受罪,就得往沙漠无人区送你了。”

尤老板:“拉倒吧你,我都想一辈子和龙虾睡一块儿了!”

葛优:“听这锣鼓点儿,多好听啊,这民族的就是有魅力!这位大姐,您有四十吗?”

“我都78啦!”

刘蓓:“那可不象,您要是再穿得艳点儿,说您38都有人信!”

“好,谢谢你!”

刘蓓:“哎,你看,那儿是不是有人要跳河呀!”

葛优:“哎呦!姑娘,姑娘!”

“1年前的今天,我就是从这儿跳下去的,被人给救起来了;1年后的 今天,我觉得我当时特傻。”

“你以为你今天就不傻吗,我这儿练气功呢!”

刘蓓:“哎呦,你看人这个家具店,真大,真气派,进来就是不买东西,看着心里都痛快!”

葛优:“东西好坏是其次,导购小姐好那才是千载难逢的。你不是退下来的空中小姐吧?(“不是”)肯定是,还能不是?!”

刘蓓:“这车开得真稳,跟坐奔驰似的。”

葛优:“比奔驰舒服,奔驰能直腰站着不碰头吗?”

刘蓓:“那不光这个呀,还有咱公交专线呢!”

(群众:哎,这话我爱听,要说享福啊,还得说咱工薪阶层呢!)

刘蓓:“哎哎哎,你看人那位先生,一看就是一大款,有钱,而且还是正道儿来的,称得上是仪表堂堂,财大气粗吧!”

葛优:“就是,你看那西服穿他身上多合适啊,就跟长在他身上似的。再看先生那手,一看就是没干过活儿的,多细多长啊,准是弹钢琴的!(刘蓓:“恩,真象!”)你再看人家怎么掏钱包的,你看你看,单用二指,那么轻轻一夹,神不知鬼不觉……”

刘蓓:“哎,那位先生好象掏的不是自己的钱包!”

葛优:“哎,小偷,抓小偷!”

葛优:“这一天下来,比治理一个小国还累!”

刘蓓:“你还别说,今儿逮小偷那会儿,有那么一瞬间,我还真对你有点肃然起敬了。”

葛优:“是不是觉得要是嫁给我心里特塌实啊?”

刘蓓:“你就真那么想要那套房子?没有爱情的婚姻可是不幸福的。”

葛优:“没有房子的婚姻才是不幸福的。”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百依百顺?为什么见了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为什么呀?我琢磨着,这受气啊,肯定是一特过瘾的事!”

刘蓓:“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

“那你们就看着安排吧,千万别手软!”

刘蓓:“我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啊,是不是一点好脸儿都不给你,(对),张嘴就挨呲儿(对对),重活累活都让你干了,还不拿你当人,给一大嘴巴都算是轻的。(对对,就这意思!)行,您等通知吧!”

梁子:“回老爷太太,张佃户家的租子还是没收齐啊!”

葛优:“那不成啊,得按合同办哪,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梁子:“是啊,猪,他们家昨儿自个儿给吃了,大丫头前儿也走了西口了。”

葛优:“那二丫头呢?”

梁子:“让李地主他们家先一步抢走了,现在是就剩张佃户本人了。”

葛优:“那孩儿他娘哪?”

梁子:“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啊,东打听西打听的。快,赶紧带人。”

(张佃户推门进来)“我就是张富贵!”

刘蓓:“梁子,既然张先生来了,就让咱家的骡子呀马啊那些个大牲口都歇了吧!回来,去,带张先生换身衣裳,这哪象干活的样儿啊!”

场景1:推磨

“跑起来!”

张:(一边推磨一边说)“嘣嚓嚓,有什么呀,嘣嚓嚓,有什么呀……”

场景2:上马

葛优:“去,把马凳拿来!”

梁子:“是”,对张说:“跪这!”

张:“这有什么啊这,这有什么呀?!”

场景3:递茶

葛优喝了一口,吐出,把剩下的茶泼到张的脸上,“你急你急你急!”

场景4:给刘蓓捶腿

张疲劳过度睡着,葛优正想拿烟杆去捅,被刘蓓阻止。刘蓓从头上拔下簪子,问葛优“能扎吗?”,葛优问梁子“你说呢”,梁子:“别扎太深了。”

刘蓓犹豫着扎下。

张猛然惊醒(刘蓓“哎呀吓死我了”),“你们也太欺负人了,我要到消费者协会去告你们去!”

大伙忙一拥而上,“对不起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小点儿劲儿!”,“我没敢使劲扎呀!”

葛优:“这受气的滋味……”

张(忿忿地)“你可以试试呀,你们也可以试试呀!”

葛优:“知道这受气的滋味不好受,以后就别再欺负你老婆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两口子要互相体谅,你觉着呢?”

冯小刚:“阿伊土拉公主是阿斯卡拉亲王唯一的女儿,阿斯卡拉亲王在世界亿万富翁排名第17位,有一天……”

光棍青年:“你说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冯小刚:“你听着啊,阿伊土拉公主正式召会我国外交部,请求与你共进晚餐,其间可能会向你求婚。”

青年:“都,都惊动政府啦?”

冯小刚:“我国政府正式批准了这一邀请,但,不批准你和她结婚。”

青年:“那,那,我要是乐意呢?”

葛优在一旁接茬:“阿伊土拉公主是有主的!”

青年在花园里撞上了梁子,梁子:“有贼!”

青年:“请柬,我有请柬……”

梁子:“拿下!”

青年:“这这这……干什么……”

(下人询问:“如何处置?”)

梁子:“拉到园子里喂狗!”

青年:“我有请柬,这是阿伊土拉公主让我来的,你们这是干什么?”

(公主驾到~)

“尊敬的公主殿下,您的仆人打搅您了。”

梁子:“公主,我们刚刚抓到一个贼,正要献给公主,喂您的狗。”

刘蓓:“不,杀了我的狗,喂他!”

葛优:“这是我们公主请来的贵宾,快把人放下来!”

刘蓓:“让你受惊了。”

青年:“你就是那什么土拉啊,告诉你,我这委屈受大了。”

刘蓓:“都是些势利小人,希望没有扫了你的兴。”

青年:“我能不扫兴吗?”

(葛优大喊“餐厅伺候!”,青年一听,腿一软,差点摔倒)

青年:“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呀,你怎么会看上我呢?咱们见都没见过。”

刘蓓:“算命的先生说,咱俩有姻缘,我很信命的。”

青年:“我不是在做梦吧?”

刘蓓:“从今天以后,我俩要有很长的一段日子不能见面,我需要一些时间了结自己的事情,愿意等我吗?”

青年:“愿意,等10年我也愿意!”

刘蓓:“人家好感动呀,为了我,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哦!”

青年:“放心!”

刘蓓:“Oh-yeah!”

葛优借倒酒之机对刘蓓说:“麻利儿的!”,刘蓓:“别催!”

刘蓓:“多么美好的夜晚啊,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天!”

青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葛优:“她说‘多么美好的夜晚’,就这一句!”

青年:“哎,别光我吃,你也吃啊!”

刘蓓:“我愿意看着你吃,我的darling!”

葛优嘟囔了一句:“冷~”。

刘蓓击掌唤来梁子,“你留下,他被解雇了!”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