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烟风云

来源:转载

徐水恩,男,生於公元一八一九年(清朝嘉庆二十四年),卒年不详,籍贯:武昌刘家镇,社会面貌∷江湖侠客。━━此为徐少侠之不确切历史考证。

一、精英武馆

道光十七年某天。水恩去给罗师父(罗京州)请安,师父看到这位酷似自己当年天理会好友陈御升的十八小伙不禁感慨万分,由天理会扯到反清复明又扯到武昌林则徐禁烟,最後叮嘱水恩,如今已是民心思安,林则徐禁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如有机会当助此人才是水恩在师父房里顺手牵羊了不少药品後走出。何师兄说走刘家镇往武昌倒卖药材可以小发一笔,听他的话没错正在院子里和师兄赵成你一拳我一脚练功之际,刘家镇小酒馆万才叔(张万才)赶来说水恩你爹投江自尽啦并将其拽回家。

二、刘 家 镇

家中除一长命锁外更无值钱之物,母亲(刘氏)病卧在床,阿香嫂立於床头一把鼻涕一把泪水恩方知他爹原是被药铺赫老板唆使吸食鸦片,败光家产後更觉无颜见人,遂投江自尽。母亲悲恨交加因此一病不起。水恩决心承担家庭重任并去药铺给娘买药
因身无分文而被药铺伙计告知先得去趟当铺,在当铺当够100两银子後回到药铺,看到赫老板正在记高利贷之账本。赫老板说父债子还,所以水恩得拿出两千两银子替他爹还帐,想起老爹给赫老板逼死之事,水恩不禁怒火中烧,二人动口乃至动手━━结果赫老板被打死不知是否属於防卫过当回家,众人皆惊刘氏怕赫老板之子斧头帮老大赫天龙寻仇,要水恩快去逃命并告其身世━━水恩并非二老亲生而是其养父去江边打水所捡,随身玉佩或为身世之证明。水恩得到玉佩含泪拜别母亲,又去阿香嫂家和张万才酒馆处向二人辞行。得到匕首和100两银子。之後师兄赵成奉师命把水恩叫回武馆

三、精英武馆

师父认为水恩杀人一事太过鲁莽,法不可恕但情有可原。出於维护武馆清净的目的,教他罗汉神功又交给他一封书信,要他去武昌找自己的死党迎风客栈老板丁明,以托一避难之所在进城的路上会有土匪剪道,因为药品充足,尽管只会使罗汉掌仍然可以反剪道得其不义之财。

四、武 昌

迎风客栈吃闭门羹。在码头跟钓鱼的何太公对话或去东郊请一商人带路,可进入客栈王掌柜笑得好暧昧,伙计唯恐避不及,客官发言莫名其妙走到柜台里面和掌柜对话,方知前老板丁明三天前死於非命,此店已盘给王掌柜以作还债之用可惜避难之所又泡汤了。张三包正在街边宣传什锦馒头美容美发之神效。看到一小美女打西边走来迎面与一灰衣人相撞。小美女买馒头,付钱时却发现银子没了,据张三包推测是刚才故意撞她的灰衣人━━烟鬼惯窃秀才陈四所为。水恩慷慨解囊帮忙付帐,孰料这善事做大了━━小美女是湖广总督林则徐之三女林普晴 小美女由近渐远,阿香嫂由远渐近。阿香嫂说赫天龙回刘家镇寻仇找不到水恩,竟把他娘逼死了 说毕匆匆回刘家镇(花了不少买路钱吧)。水恩悲愤之际在城里到处寻找小贵子,如果这时候去算卦或已算过卦,老头子会告诉你要谨防身边小人。
这时张全贵在西郊出现(好像暗示什么)两人约好过一会张家见面後张全贵就去了码头办货。去酒馆与酒客对话了解信息,再到张全贵家。正在寒暄,张全贵的手下苏光、邓然突然跑入,一身是血的苏光说货物被斧头帮抢了因与赫天龙有毁家之仇,水恩要求一块去找斧头帮算帐,张全贵欣然带邓然先行。水恩赶到码头发现此地已为斧头帮所据,打败众虾兵蟹将後进入码头仓库,打开一仓门,看到被捆著的张全贵和邓然跪在地上喊救命,赫天龙狞笑著与喽罗们把水恩里三外三围住,与赫天龙对阵只要坚持几个回合不被他打死,他就会抽风发烟瘾,立刻落井下石干掉他。张全贵感激不尽。但没找到被抢的货,先回张家再说。
张全贵与水恩在院中切磋武艺,水恩学到了张全贵偷学来的鹰爪功(习武人偷功不算偷?)。邓然跑来说烟鬼陈四知道货物下落。水恩去城北陈四家,从他老婆口中得知他在烟馆抽大烟。在祥和烟馆买通伙计,打开里屋壁柜进入密室再干掉打手就会获得鸦片等药品并发现悠闲翘二郎腿抽大烟者陈四。不想他油嘴滑舌说不知道说什么知道,使用鸦片後方知货物被藏在龟山(徐水恩居然也滋长别人吸毒。)
坐船到龟山。除了石头和树就看到一座小木屋,一条狗在门口狂吠不已,狗也得收买啊,要是有块骨头果然在屋後捡著一块 进屋,一单身老头说龟山山洞入口在一棵倒树旁边。如法入洞,干掉喽罗,在七扭八拐的洞中会得到不少宝贝,走到尽头阁子间,内有一禹功玑石碑和七八只箱子。扭头竟看陈四站在背後 他说箱子里全是张全贵的鸦片,还死皮赖脸要分一半。水恩大怒,取下洞中右下的火把将所有鸦片化为灰烬,陈四见势逃跑出洞。如果直接坐船回城,会被船夫敲去六十两银子(可报销否?)如果又去小木屋,老头会求你资助些银两以便在城里办房地产。出二百两以上老头就有所反应,银子越多反应越佳(大方的玩友一定会收获不少)。再进洞,站在禹功玑石碑左方机关上,禹功玑旋转成门。进入後又得到不少少有的宝贝,更值一提的是,另外有一密道可以直接回城免受船夫敲竹杠之苦
回城。在张家怒斥小贵子,并断然与之绝交。到他开的福寿烟馆去,听馆长司马雷说烟馆生意红火,不禁怒从心起打砸烟馆,张全贵带人赶到,恶战中张全贵远投一镖,水恩身负重伤,跌跌撞撞跑出烟馆终因体力不支倒地正巧林普晴与总督府之护卫马辰、彭凤池至此,将他救回府。
一个阳光可爱的早晨,普晴带著伤愈後的水恩在府中走动,遇马彭二人,可学到玉寒五剑和化毒功。林则徐感念水恩义砸烟馆将其留在府中候用,再拜见林夫人後,林普晴与徐水恩出府逛街(培养感情?)跟乞丐对话,福三跑来说林大人要水恩去观潮亭。水恩和普晴坐船到观潮亭,林则徐一干人等因马彭二人出了差而苦於找不到去天山求药的人,正在此忧国忧民。水恩自告奋勇远赴天山找玉寒真人求药,林大人大喜之馀交给水恩一块令牌以作通关之用。於是在普晴恋恋不舍的叮嘱中启程。
出城北。茶棚背後有个客栈,与店老板对话之後发现有几个地痞正殴打一个洋人,其状之惨烈有如五马分尸。如果看不下去可立马救人,还可以得到这个自称是传教士的詹姆斯的小手枪,如果不看下去可立马走人,几日後到达兰州,使用令牌即可进入。

五、兰 州

兰州,瓜子的故乡。此地男人因皮肤偏黑颇为羡慕水恩。在调查中了解到城里最近盗匪猖獗,上官雷是头号通缉对象,市民对只会发通缉令不会抓人的马大人十分恼火,连他手下衙役对他都有微词。出兰州的城门紧闭,只好在城中寻找线索。在客栈酒馆等处获取信息,得知地头蛇上官冲强抢镇西北贺铁生之女贺冬儿,光天化日竟如此大胆,爱管闲事的水恩自然要插上一脚。在客栈二楼一号房外有一汉子守门,进入後看到一女娃被捆在地上边哭边骂,一旁的上官冲及打手形迹可疑言词闪烁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打败上官冲,冬儿获救。如果立刻下楼与白衣酒客对话,会被告知衙门里来了个武昌的官差,就会得到马辰给的玉寒令牌,有了此物可能会对以後的行程有所帮助。
贺家。贺老太一家感激不尽,老太有意将妙龄少女许配恩人,无奈水恩去意已决,只好以祖传宝贝灵水剑相赠。这时候再细瞧贺冬儿,发觉此女长像喜人说话温柔或会生出些悔意,为解日後相思之苦特卖一後悔药以结秦晋之好━━

结局一:水恩倒插门娶一脸帮夫相的贺冬儿为妻,幸福地生活著并且很快做了五个小孩子的爹。有诗为证: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条件:脚下生风,嘴上抹蜜,三入家门,搞定。
如果男子汉大丈夫非要以事业为重就别冒这个险赶快出城。通往天山的城门紧闭,守卫说因为关外盗匪猖獗必须要有天山向导方可出关。向导?与客栈绿衣人对话得知有个叫黄天宝的人被人打伤,又从北门口的樵夫口中得知黄天宝上天山那是老马识途。於是到了东北方的黄家。黄大叔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竟错把水恩当成了天理会好友风雷堂主陈御升,水恩用化毒功为其疗治飞天蝎子之毒,岂料运功出掌,黄大叔回光返照猛然坐立吐出一口鲜血後泯然辞世临走只交给水恩一把玄铁刀让他去找张铁匠既是铁匠就去铁匠铺找。伙计说张老板这两天心烦正呆在家里他家屋顶上晒了好多红辣椒。据此在城西郊找著张家。因为有玄铁刀,铁匠叔一口答应。二人出至城外大漠,张因要会一朋友先行,二人约好在关外客栈见。

六、嘉 裕 关

入关为了出关,可守关士兵说没有统领大人亲准任何人不得出关。求见统领,门卫说大人睡觉概不会客如果有酒倒可破例,原来统领吴大同因欲禁烟被贬戍边,终日借酒浇愁以至於无酒便醉有酒方醒自号“醉酒醒人”。偏偏没有烧酒(当时在兰州买点酒就好了)。去酒馆买酒老板说酒全被吴统领喝光了,於是在酒馆和兵营之间探听消息。贩酒的李大钱出现後说他的好酒全被大漠教的强盗抢走了。水恩想回兰州打酒,城门又关了。在柜台里与老板对话得知兵营老六经常和大漠教的人来往(警匪一家?)。
种种迹像表明非打土匪不可。大漠在从兰州通往嘉裕关的路上。顺著脚印进入洞穴,打拜众教徒,得到上官雷的狗头和烧酒。反回兰州见城门大开,可去官府用上官雷的脑袋换八千两赏银再入统领府,跟吴大人喝酒,如果在武昌或兰州已经“海量”,门卫会乖乖地开门,如果还是“尚差”则只有回兰州练酒量,买了酒後再找吴统领喝。出至关外客栈进门就看到铁匠叔被两个大内高手打倒在地,与之恶战,仿佛不是对手,突然飞入一蒙面人,天助我也。
大内高手败逃。蒙面人乃是蹁跹女侠李红嫣,她和她的父亲就是张铁匠要会的朋友。李红嫣表示愿意做向导带水恩上天山,二人遂同行至戈壁滩,再次遭逢大内高手,一脸杀气不说还多了个人,情况紧急一位老汉大喝一声赶到,横扫千军风卷残云。此人是红嫣老爹李封,白发白眉,狂放不羁,很有脾气,(也很有个性。)因为误会还差点对水恩下手,幸好红嫣力保互通底细居然还有关系,李封是当年天理会紫木堂主,罗京州是黑木堂主,所以李封是水恩的师叔,水恩是红嫣的师兄,顺便还知道风雷堂主陈御升之子陈剑飞与红嫣有婚约(指腹为婚)。

七、天 山

拜别李封继续赶路。过草地,欲穿松林,入口却被几只绵羊堵住,大腹翩翩十分傲慢。南方一小牧童因掉了一只羊大哭不止。两人帮他找到了羊就能进入松林迷阵了。地上长了好多的松林奇花和冰山雪莲,采了一朵又一朵突然雾起,四目茫茫作死机状,贪心的大虾只好退出
穿过松林迷阵,皑皑白雪中迎面撞上两名玉寒教弟子。打败他们上玉寒宫,遇四大护法,如果在兰州得到马辰的玉寒令牌,四大护法就不会为难,反之则有一场拼杀,凭此令牌还能见到马辰的师兄丁一,他说香炉上有个天大的秘密。真人不在玉寒宫,外面有个弟子正在烧香,他对这只香炉特崇拜,难道真有什么秘密?果然在香炉上发现一图,其上四人代表玉寒宫内四个石像,只要照此方向转动石像,(左一∷左上,左二∷左下,右一∷右下,右二∷右上。)即可下玉寒宫地下室在里面的书架上找到一张风雪八卦图。河边有一只羊皮筏子,筏子太小,水恩只好一个人坐到对岸,使用风雪八卦图,雪地上出现一条路线,沿线进入一个山洞。踩过三块突起的石板,得到一把钥匙再打开一铁门,扳动第一个和第四个红色机关,暗门洞开,看到玉寒真人。经过几十个上百个回合的拉锯战,真人终为水恩所感动,不但给了戒烟药方还赠了玉寒剑。

八、武 昌

水恩与李红嫣一路风尘赶回武昌。总督府。林大人大喜,命马彭二人把药方配制成药发放民众。普晴见到水恩,上前问长问短十分热情,水恩却说累了想睡第二日方醒。普晴说红嫣走了只留下一张条子,原来红嫣以为普晴与水恩关系非常,十分失望竟然不辞而别。水恩不禁好一阵惆怅。去大堂见林大人,得到500两赏银後,和普晴逛街。在客栈与店小二对话得知张全贵在戒毒所捣乱。走出客栈迎面便碰上彭凤池,三人赶往戒毒所看到张全贵正在破口大骂,词语不堪入耳真是气煞我也 看招
回府。林大人又命水恩与彭凤池一起去张全贵家中捣毁其黑鲨帮巢穴。张家只有邓然和几个喽罗在守,没问题收缴五十箱鸦片满载而归。林大人去汉阳查案的时候,从酒馆门口店小二口中得知普晴竟然被张全贵绑架了。马辰说陈四也许知道张全贵下落。陈四家。陈四浪子回头正在苦读诗书,他说张全贵可能在穆彰阿的东郊别墅檀松山庄内。水恩立亥与马彭一同去东郊救人。檀松山庄地处东郊一偏僻处,干掉几个打手後进入大厅,走到中间,突然一阵摇撼,地陷三尺,三人跌入一密室中,马彭二人当即作昏死状
清醒之後发现水恩已将密室用罗汉神功打出一个缺口。三人在迷宫(一点也不迷)中且战且搜,得了不少宝贝,不一会儿就到达了出口,孰料张全贵在此守株待兔一番恶战之後,张全贵再次败北,正欲结果了他,半路却杀出个程咬金,此人抱著张全贵飞檐走壁如入无人之境轻功十分了得到处找不到林普晴,发现一堆草垛莫名蠕动,难道?拨开草垛,果然发现普
回府,林夫人感激之情不表,林大人又命水恩送禁烟方策到京城鸿胪寺卿黄爵滋处。立即起程。路上时仍有土匪剪道,途经一高地,遇到三个大内高手。将三人干掉後,一不留神竟掉入崖底此处就是大名鼎鼎的武当七星阵。每向前走几步就会看到一块石碑,有的有字有的没有,经过分别以北斗七星命名的七个石碑(不能沿没字的走否则会越走越远)就可看到两名武当弟子,打败他们後一老道飞身而至,此人即是武当掌门凌风,与天山玉寒真人是师兄弟,同出张久天门下。凌风道长传授水恩七星剑法,水恩因祸得福…

九、北 京

京师顺天府。北京好热闹,可黄府门口的士兵却在打瞌睡,与一白衣老头对话或与客栈古浩志对话後,就能打断士兵的呼噜声。古浩志一介书生,却专好结交武林朋友,如果跟他交朋友他就给一块玉佩,凭此玉佩去找红花楼歌妓俏鱼儿就能避免被鸨母敲去500两银子。俏鱼儿说黄大人因禁烟之事得罪穆府,为避暗害现隐居在东郊别墅。去东郊别墅,管家却说找错了不肯开门,只好又回城
黄府门口的士兵好吃北京烤鸭,满足他的爱好後他对水恩说有一武昌人正在找他。立刻去客栈,原来是马辰受林大人之命送来一块令牌以作面见黄大人之凭证。
黄府。黄大人许诺定将方策面陈皇上,二人热情讨论一番时政後,水恩辞行。

十、武 昌

武昌林府。管家福三说夫人小姐因老夫人病重正在观音阁烧香许愿坐船到观音阁,欲进大殿,尼姑慧明却一定要水恩稍候,说夫人小姐在里面上香马上就出来。先逛逛庙後面有一衣衫不整的女子正受三个大汉围攻,为首一个还动手动脚甚为不雅。如果救下这个女子则会得到一枚留香丹,此女是蛇帮教主欧阳青珠,三名汉子是龟帮三龙,因争夺留香丹发生激烈械斗,青珠寡不敌众青珠如果得救,除了免费赠送一枚留香丹外还很愿意嫁给水恩,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林夫人和普晴上完香,水恩上殿,慧慈方丈希望水恩做点随喜功德,答应的话可以获得一本弥勒经夫人还要留下斋戒三日,便由水恩送普晴回家。
皇上派来三千里快马送来诏书传林则徐进京,於是林大人微服,在水恩陪同下赶往京城。
二人一路北上,行至黄河渡口,船夫正在吟诗仿佛很不一般,仔细一瞧原来是林大人的老部下苟戈,消失了十几年现在想再给林大人效力。於是三人同行。

十一、北 京

注意∷如在京城犯了酒瘾想去小酒馆,务必先存盘
京郊周口店。天色已晚,三人入吉祥庄休息。林则徐让水恩去京城会请黄大人明日一同去军机处,便上楼与已经恭候多时的龚自珍商谈禁烟事宜。办完事回客栈,却见龚大人被一黑衣蒙面人打翻,恶战之中黑衣人跳窗而逃。龚大人为江湖血沙指击伤命在旦夕,只有五台山易筋经能救。水恩连夜前往武台山。
五台山正殿遭逢十八罗汉,打败他们到後院。左上方有一密秘山洞,进洞後在洞壁上可以学到几样功夫。出洞後进入一个亭子看到一口大钟,撞钟一老僧飞身而至,此人是五台山住持静云大师,他带著水恩飞啊飞(嫦娥奔?)飞上藏经阁。得到易筋经速下五台。
为龚自珍疗完伤已是第二日天明,苟戈说他要寻个亲戚,於是林则徐和水恩先进城。林大人去军机处,水恩去客栈为其预定房间逛到军机处,车夫骆驼说此处常有形迹可疑的人出入,突然看到苟戈打军机处出来说是想帮工
二人去烤鸭店,店主忧心忡忡说隔壁开烟馆的邓然想要收购他的烤鸭店。水恩怒从心起去烟馆找邓然,伙计却说邓然在红花楼逍遥。红花楼擒住邓然他交代他的鸦片是一个叫梅友仁的提供的,梅友仁没有人?幸好一旁吴双双深谙邓然底细,方知梅友仁就是张全贵手下的周口店药铺掌柜司马雷。苟戈把邓然带走,水恩前往周口店。在药铺柜中找到鸦片後司马雷露出真面目,一场恶斗,司马雷非但不肯说出张全贵下落还拔刀自尽(也算是一条好汉 )
回到客栈,林大人说各地官员的奏折都被穆彰阿扣住了,水恩连夜去军机处偷奏折。军机处戒备森严不得进入,到城东北方向的屋前偷听穆彰阿和他的小妾的私语,探知奏折在军机处书房内,可以从门右墙飞入或跳井没找著奏折千万别出来否则会被门口卫兵抓个现行第二天悬尸午门在书案上找到奏折,返回。
天亮,林大人带著奏折去见皇上,道光皇帝幡然醒悟命林则徐为钦差赶赴广东禁烟。林则徐命水恩先行赴广以为禁烟事打下先锋,还要去拜见一个叫邓廷桢的两袖清风脑袋发昏的两广总督
码头,候客的船老大请水恩买几个北方大饼今天天气很好,船儿顺风前行两人正在开玩笑,海面突然狂风大作,一个浪头打来船夫没了踪影。水恩醒来发现自己立在一个岛上,岛上的女孩子们二话不说就上前找麻烦,虽说好男不和女斗,可这帮女子实在太一直打到竹楼见到梅娘。原来此椰林岛乃是张久天之女梅娘隐居之地。梅娘告诉水恩,炼成张久天的剑气凌空莫不要做到“胆寒心寒”找到船夫继续前行,又遇海盗船,一番拼杀进入底舱,看到被捆著的商人赵大江说自己是做瓷器生意的,相信他就救下他一起去广东

十二、广 东

广东码头为鸦片出入之港。水恩在码头货舱外又遇詹姆斯,正在叙旧时看到一个工人背箱而过仓门随即关紧,不禁十分怀疑想要问个究竟,詹姆斯却挡住去路说有总督大人亲笔手谕广东热闹非常,一眼就看到哥特式大教堂。城里风月楼的鸨儿挡在门口非要50两银子才准进门进门後先和右上方抽大烟的女子对话,其後和左方的杨玉惠对话。
歌女杨玉惠又漂亮又有文化,她是广东鸿儒杨明远的女儿,因父亲犯了案子株连九族被卖到青楼,她为赎身曾与张全贵交好,但知道张是个贩烟的以後又与他散了,现在希望水恩救她救否?随便去总督府拜见邓大人,言及禁烟之事,岂料这昏官不由分说开动机关把水恩打入地牢走来走去,走去走来□当门开了,一蒙面人进来拉起水恩就跑拼拼杀杀一路打上地面,却又与大内高手狭路相逢蒙面人受伤昏倒,水恩抱起她蹭蹭蹭就飞入客栈才发觉是李红嫣 红嫣身中毒
镖自觉命将绝矣不禁心中悲苦对水恩说出好想跟他永远在一起的心里话,水恩不由也一阵难过正在安慰她时却见店小二来诉苦店小二的妹子被强人抢走,希望水恩帮他救人,是天亮後去还是马上去?

结局二∷选择马上去西郊的一棵树上绑著的女人大概就是店小二的妹子,正欲上前为她松绑,张全贵却从背後冒了出来,上当了 一场恶战,张全贵又没了踪影,奇怪回到客栈,发觉红嫣已死 悲恸之中夺门而出,遇著李封,无限懊悔之下随李封远游头白鸳鸯失伴飞,却发觉人生乐趣山水中也
选择天亮後再去。水恩冒著生命危险用化毒功给红嫣疗伤,突然马辰彭凤池赶到,彭凤池责备水恩不该冒险,因为化毒功只在功力充沛时使用否则有性命之危彭凤池给红嫣服下舒心丹,水恩决定夜闯总督府路上可能碰到一个老道,把酒问青天十分逍遥,与之攀谈可得到天师密笈。
总督府虽戒备森严怎抵得过水恩身轻如燕正在书房用功的邓大人被水恩吓了一跳,一番舌战终水恩被说服。如果风月楼答应救杨玉惠,邓大人会给水恩一支便笺交给鸨儿放出杨玉惠天亮,出府遇见李封,带他去客栈见红嫣後立即去风月楼就可救出杨玉惠同为林大人效命。否则情况有变
在城北遇到马辰,水恩来到越华书院拜见刚到广东的林则徐。如果没救玉惠则看到彭凤池把杨玉惠带进来,原来彭凤池幼年习读诗书启蒙老师就是杨玉惠的父亲扬名远,二人算来还是青梅竹马
师夷之长以制夷,因林大人不通洋务,水恩便去找翻译。如果没赶上弃武从文的师兄赵成和其对话,就会在商馆门口遇著保罗问水恩要瓷器。瓷器瓷器好像哪里听说过?瓷器商人赵大江就在客栈,如果在海盗船上救了他,就能直接得到瓷器,如果没有,就到码头找海盗船打海盗便是。保罗得到瓷器才说格致书院有通洋文之人。格致书院横贯中西土洋结合,从看门老头儿处得知书院里袁德辉、梁进德会讲外国人说的鸟语(花香)。只找到袁学士,他说梁学士更要熟悉洋务可去商馆找他。商馆印度守卫不让水恩进入,凑巧梁学士打里面出来林大人喜得翻译,又叫水恩去码头接林普晴
十五的夜晚普晴独自在荷塘边赏月,水恩散步至此。普晴问水恩他觉得自己怎样仿佛话里有话,水恩却说要结拜兄妹,不由分说就月下为盟普晴一片痴情却成了一厢情愿,好不伤心之时感觉水恩心中还有别人爱情真是个难题呀
第二天一早,普晴却还要跟著水恩(还有机会吗?),这丫头武功等级太低,可又拗不过她一起去药铺。伙计问水恩“就地解决”还是“收监待审”(黑话),原来药铺是挂羊头卖狗肉的 正说著苏光走进来问鸦片生意可好,好,逮个正著。苏光交待张全贵在石桥镇验货。石桥镇就在码头对岸,船老大却不见踪影。书院看门的老头儿说船夫娘子病了。船夫家住码头附近,其娘子因生小孩难产经脉全乱了套,只有江湖奇药留香丹方可救得。留香丹如果在武昌观音阁救过欧阳青珠到是有,如果没有就去城东越秀山吧镇海楼门口飞出一个老道━━泰明仙士。泰明仙士说要留香丹可以但必须和他赛马(你买谁?),题目简单如小儿科,你我各有强中弱三匹马,水恩以弱对强以中对弱以强对中三局两胜。可泰明却耍赖老顽童说留香丹乃江湖竞逐之物岂是随便给人的。遂大战一场,老顽童无奈只好交出留香丹
船夫带两人去石桥镇。上岸还没站稳就跳出三个黑衣人撂翻打手最後进入右上方的水边一屋。把一楼一间不起眼的侧门打开进入暗室,七拐八扭打砸抢进入密室看到一个红胡子一个女人两个军官,军官疾走,自称江南一腿王振高的红胡子纠集打手与水恩展开恶战红胡子终於被擒,承认两个收受贿赂的军官是虎门炮台的腐败分子石信和吴义。还得知张全贵的老巢在零丁洋快卸船
越华书院。林则徐对水师营败类十分恼火,即与邓廷侦并带上水恩去虎门炮台。关天培惊闻此事大怒,水恩力擒前军官石信和吴义在去零丁洋之前,林则徐先让水恩代为传讯怡和行贩卖鸦片之为首奸商伍绍荣伍绍荣起初还嘴硬,可惜手下太弱只好妥协去码头借船到零丁洋小岛上,打败海盗却不见张全贵,方知林大人有难,张全贵竟去越华书院行刺林大人。
炮轰快卸船後坐小船离开,速往越华书院种前因结後果,如是彭凤池把杨玉惠带来,则水恩会看到杨玉惠刺杀林则徐,却被一旁彭凤池一剑打去,杨玉惠此命绝矣。原来杨玉惠乃是张全贵的卧底,奉命刺杀林则徐以求与彭凤池远走高飞,没想到却死在自己最爱的人的手下如果水恩救了杨玉惠,则看到张全贵刺杀林则徐之时杨玉惠挺身而出,不幸中剑身亡。仍旧是难逃一死,一个风尘女子却如此有情有义真叫人心痛
本可以手刃张全贵,关键时刻又让他跑了因义律等洋人迟迟不肯交出鸦片,水恩奉命送去林大人手谕。义律即詹姆斯,潜入中国之洋奸。义律接到手谕只是虚情假意一番,暗地酝酿更大的阴谋回越华书院向林大人述职,突然苟戈出现说看到张全贵,建议同水恩一道去将其捉拿归案。是否一起去?随便
如果一起去,二人到西郊一路口处苟戈突然消失,迎面蒙面人跳出当胸就是一掌,水恩吐出一口鲜血,胸前玉佩随之被震落。蒙面人见此玉佩大惊失色不禁口喊吾儿,原来徐水恩就是陈御升之子陈剑飞,当年陈御升夫妇受清兵追杀不得已将儿子抛入水中以求幸存,不想今日寻见。不知何时李封父女飘然而至,不知你忘了没有两家曾经指腹为婚,知道自己竟与水恩早定姻缘红嫣不禁满面羞红陈御升悔悟自己不当助纣为虐,正要与李封共隐江湖,暗藏一旁的苟戈却杀出,运掌如炸弹倾刻陈御升李封毙命。水恩因此大悲,悟出剑气凌空。将苟戈击毙发誓禁烟成功之日就是与红嫣完婚之时。
如果独自去,苟戈就不会这么早死,剑气凌空也练不成。陈李二人到是高高兴兴退隐江湖
越华书院。荷花池遇到日渐消瘦的林普晴。得知水恩与红嫣十九年前的故事只有让普晴更加伤心。望著普晴远去的背影,善良的红嫣深感内疚财源断了,为了永恒的利益不列颠只好狗急跳墙。义律拿出英女皇牒文威胁说,如果林则徐再不停止禁烟就要炮轰广东城林大人与水恩商商量量一拍即合,决定当晚由水恩红嫣夜闯拉茵号,打他个措手不及
拉茵号停泊在西郊海面,二人飞上甲板。船上大约有英夷一个连的兵力,都是荷枪实弹,一番拼杀之後进入底舱,吃惊看到张全贵白发白须坐在地上,他以七十年阳寿为代价练成天魔息心大法现在要与水恩一拼到底如果没有剑气凌空那么一剑冲天或者北斗归一对付他的效果比较好张全贵死後尸体自燃化为骷髅(死的好难看),水恩凝视著小贵子最後的纪念回想往事不禁有点难过

结局三:红嫣正在高兴大仇已报可以跟水恩共隐江湖之际,冷不防苟戈跳出,照著水恩就是一镖,红嫣挺身而出为水恩挡住,此镖甚毒,不幸红嫣倾刻香销玉陨水恩大悲之下练成剑气凌空把苟戈杀死水恩痛失红嫣,从此心灰意冷出家五台不问世事。有诗为证∷颜色如花画不成。命如叶薄可怜生。浮萍自和无根蒂,杨柳谁教管送迎。云聚散,月亏盈。从今听雨僧庐下,只留千古绝唱人世间
条件:没有与苟戈一起去西郊抓张全贵。

结局四:大仇已报大患已除,水恩无心为官,就此辞别林则徐,与红嫣一道退隐江湖往桃花源而去。有诗为证∷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
条件:与苟戈一起去西郊抓张全贵。

责任编辑:gonglue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